第一千七百九十五章 武媚娘的抉择

  夜已深。

  “陛下,陛下,不要信她,不要信她,她就是那贱人,她就是来报复我们的,陛下啊!”

  随着一声惊悚的尖叫声,武媚娘倏然从床上坐了起来,只见她满面大汗,大口大口喘着气,薄薄的睡衣都已经被浸透了。

  “皇后!”

  一个宫娥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,站在屏风外,关切道:“皇后,你还好么?”

  武媚娘坐在床上喘着气,过得片刻,她才道:“我没事,只是做了一个噩梦。”

  恍惚间,她转头望向枕边,但见边上是空空如也,不禁一怔,向来坚强的她,在这一刻,竟险些落下泪来。

  她咬了咬牙,强忍着泪水,道:“掌灯。”

  很快,屋内便明亮起来。

  那宫娥又来到床边为武媚娘披上一件大衣。

  武媚娘裹着大衣下得床,来到窗边坐下,待那宫娥将茶端上之后,她便道:“你先退下吧,我想一个人坐坐。”

  “遵命。”

  待那宫娥退下之后,武媚娘游目四顾,一种独孤的感觉油然而生,不禁惆怅的叹了口气,又回想起方才那个噩梦,心中的恐惧再度涌上心头,眼中闪过一抹怨恨,自言自语道:“我绝不会让你们得逞的,就算是拼个鱼死网破,我也绝不会让你们得逞的。陛下,是你先无情在先,那也怪不得臣妾,我倒要看看,你能够为那个贱人付出多大的代价。”

  说话时,她脑中忽然响起一个声音,“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子,跟当初的王萱简直一模一样一模一样。”

  她忽然双站起身来,在屋中来回踱步,神色慌张,“陛下说得不错,我此时此刻与当初那贱人是一模一样,那我的下场!”

  念及至此,她只觉一阵毛骨悚然,不禁拉了拉大衣,紧紧包裹住自己那瑟瑟发抖的身子。

  忽然间,她停了下来,呆呆得站着,过得一会儿,她喃喃自语道:“对呀!我若走那贱人的老路,下场定然与其一样,我若反其道而行反其道而行。”

  她不断的念叨着这句话,念着念着,忽然大笑起来。

  翌日。

  武媚娘一早就派人将杨氏请入宫中。

  “女儿,你可有决定,娘昨日回去思考了一宿,觉得许侍中的主意真是可行的,咱们可不能坐以待毙啊,得及时阻止陛下,避免陛下越陷越深。”杨氏劝说道。

  武媚娘轻轻一笑,道:“如果这么做的话,那我们这些年的努力,都将付诸东流。”

  杨氏一愣,惊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  武媚娘笑道:“娘,你回想一下,当年女儿与那贱人的争斗过程,是不是与如今的情况非常像似,只不过我们的位置调换了一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