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愁予诗歌三首:哀愁或愁怨思绪

  郑愁予的诗歌充满着哀愁或愁怨的思绪,弥漫着人类内心深处最隐秘的对情感既疏离又渴望的矛盾心理,要论写哀愁或愁怨,恐怕他的功底甚至超过戴望舒,在诗歌界当之无愧的排行前三。

  郑愁予的诗歌究竟如何呢?此刻,就通过哲学诗画精选出的三首来品读进入。

  01最经典的一首

  

  《错误》

  我打江南走过

 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

  东风不来,三月的柳絮不飞

  你的心如小小寂寞的城

 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

  跫音不响,三月的春帷不揭

 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

  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

  我不是归人,是个过客……

  这首诗,以一连串具有传统意味和江南风情的意象,将豪放旷达的气质和欲语还休的情韵融为一体,营造出和谐、完整的艺术境界。虽然诗中写了思妇和浪子,但与传统的闺怨诗相比,表现出了较强的历史感和时空感。

  02最刻骨的一首

  

  《赋别》

  这次我离开你,是风,是雨,是夜晚

  你笑了笑,我摆一摆手

  一条寂寞的路便展向两头了

  念此际你已回到滨河的家居

  想你在梳理长发或是整理湿了的外衣

  而我风雨的归程还正长

  山退得很远,平芜拓得更大

  哎,这世界,怕黑暗已真的成形了……

  你说,你真傻,多像那放风筝的孩子

  本不该缚它又放它

  风筝去了,留一线断了的错误

  书太厚了,本不该掀开扉页的

  沙滩太长,本不开该走出足印的

  云出自山谷,泉水滴自石隙

  一切都开始了,而海洋在何处

  这次我离开你,便不再想见你了

  念此际你已静静入睡

  留我们未完的一切,留给这世界

  这世界,我仍体切的踏著

  而已是你底梦境了……

  恋爱就像恼人的三月天气,又像淘气的小女孩,无论是初恋的迷醉还是热恋的欢娱,或是失恋的哀伤,都让人无法知悉何为而来何为而去。初恋的冲动、失恋的退潮都来去不留踪迹,神秘难解。诗中的这一对应该说并未发生真正的反目与冲突,但是在恋爱的漫长的散步中终于发现了叉路口。恋爱就是放飞的风筝,风筝飞上蓝天,却有线断的遗憾;恋爱又如在漫长的沙滩散步,不到尽头何必起始;这正如“云出自岫谷,泉水滴自石隙”,此后云水飘渺,难以预料,各奔东西。